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强 > 电荒的本质

电荒的本质

很长时间了,不愿用本质这个词,因为太决定论了,但是,当发现有的问题非本质不足以表达其严重性时,还是将就一下吧。比如,现在的南方大旱。虽然三年前三峡蓄水时就预言过必有大旱,局部或者大区域的生态环境、气候都将为之改变,但是,即使诏谕天下、声讨水利系,也无良计可缓,不可逆的破坏已经发生。我们是看客,是顺民,是斗士,都无济于事,我们都背负着面临上帝审判的罪。

尽管如此,大旱同时另一个民生问题——电荒也在在凸显大旱、电荒、通涨、地震等等自然和社会经济现象丛背后的结构性因素:建立在过度消费上的掠夺性权力。

其一,商品流通费用过高,包括物流费用、商场空荡荡的长时营业,尤其百货商场,每天从早到晚的长时间营业,完全没有必要地在以巨大成本制造虚假繁荣,抬高物价,浪费能源。

其二,以苹果为代表的畸形消费,正在全球范围内复制日本式的快速更新消费模式,完全属于过度消费,而导致过度生产。日本泡沫的下场已经见到,苹果却可能以全球化的破灭为代价。

其三,正是这些过度消费引致的过度生产导致用电需求畸增而出现电荒,然后再引致水电大发展、核电大发展、煤电大污染。而我相信,如同日本地震后用电的下降,只要人类消费水平下降四分之一,生活水平并不会受影响,却能大大降低用电压力,缓解能源乃至世界地缘政治的危机。

其四,消费用户终端的分布式自主发电,如风能、太阳能、小水电、沼气等在消费者建筑上的广泛应用,不仅需要一个全国新智能电网,而且需要一个分布式的民主参与的社会。

因为分布式自主发电意味着打破威权体制横在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鸿沟,由消费与生产的重合重建社会的决策主体和社会主体。每一个消费者都属于一个较大的消费合作社及生产合作社,如社区范围的太阳能共同体,才可能产生真实的消费需求,而不是依赖建立在过度消费基础上的威权进行消费管理。这是公民生态主权的本质。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