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强 > 梅德韦杰夫:网络新偶像取代哈雷强人?

梅德韦杰夫:网络新偶像取代哈雷强人?

(本周时代周报评论,涉及革命的段落都被删去,太不像话)

上周,5月18号,一群俄罗斯青年在克林姆林宫附近搞了一次快闪行动。这次快闪不是抗议,也不是无厘头的表现,而是一段街舞,模仿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迪斯科舞蹈动作,向公众传递了一个信息:嗨,梅德韦杰夫是我们的总统,还将是我们的总统!

上月起,有人在YouTube网站上传了一段梅德韦杰夫总统的迪斯科视频,那是他在乡间聚会时的即兴之举,动作笨拙,却十分可爱。视频上传后,点击量暴增,被俄罗斯的许多网站疯传。Facebook上的一个俄罗斯社交群组,“梅德韦杰夫是我们的总统”,遂发起了这次快闪,在“美国男孩”的音乐声中,几十个俄罗斯青年模仿着梅德韦杰夫的笨拙舞姿,似乎在告诉世人:梅德韦杰夫是俄罗斯的一个新偶像!

在即将开始俄罗斯总统大选、梅德韦杰夫即将表态是否参加连任竞选之际,如此关键时刻,一群快闪族、一群Facebook上的“脸友”们发起这次快闪行动,意味可谓深长:梅德韦杰夫是一个基于Facebook(脸书)、Twitter(推特)、YouTube等Web 2.0社交性媒体的“新偶像”。

众所周知,尽管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常常做出亲如兄弟般的姿态,向世人展示他们的合作融洽,但是,普、韦俩人却代表着俄罗斯的两种政治力量、两种政治方向,并且,这一政治方向上的分歧随着大选临近而愈益凸显、紧张。

5月6日,卫国战争日胜利讲话上,一贯强硬的普京总理呼吁紧紧围绕他和他的政党“团结党”周围,建立一个“俄罗斯国民阵线”。这一进攻性先手貌似咄咄逼人,背后却了无新意,普京仍然在强调“爱国主义、繁荣、和国家机器”,为基于大型垄断性、资源性国企、威权性社会控制、和黑帮势力等三大力量的“普京王国”张目,显示了强烈的第三次参选俄罗斯总统的意图。俄罗斯的未来似乎也难见改变,只能在半威权的国家主义道路上、依靠出售石油、依靠官僚和民粹主义继续俄罗斯复兴的美梦。

但是,普京的执政伙伴,梅德韦杰夫,从一开始就被俄罗斯公众当作一个不一样的内部人,在没有第三势力挑战的情形下,他可能是俄罗斯的唯一希望。梅德韦杰夫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对新知识、公民社会和民主有着天然的好感,自上任以来,他逐渐树立了一个新的、聪明的、民主的亲民形象。虽然在俄罗斯政坛内部仍然奉普京为“真正的老板”,梅德韦杰夫屡屡尝试“清君侧”、削弱忠于普京的国企大佬的努力可谓举步维艰,但是,从Web2.0发展之后,一个崭新的政治机会出现了。

巴拉克·奥巴马依靠互联网当选为美国总统,被人们称作互联网总统,充分利用Web2.0的社交媒体创造了一个基于网络的新民粹主义和新多数。虽然上任以来外交政策乏善可陈、争议颇多,却在“主张互联网自由”、建立“新网络国际战略”方面贡献突出,此其一。其二,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并且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至今余波荡漾,几乎没有人再怀疑Web2.0所具有的社会革命乃至政治革命的潜力。这样的革命,同样可能发生在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

去年的6月24日,梅德韦杰夫在美国硅谷与苹果、谷歌、推特、思科等公司的偶像级总裁们做了一次十分愉快的交流。他有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在莫斯科近郊的斯科科夫建立一个超级现代的技术园。这一效法中国高科技开发区的模式在2009年已经获得第一笔来自美国的2.5亿美元投资,梅德韦杰夫到访硅谷前夕再获得思科公司10亿美元的投资。无疑,相比严重依赖石油、天然气的俄罗斯传统工业也是普京的经济基础,这一为俄罗斯IT业注入强心剂的举动有着强烈的政治意涵:梅德韦杰夫在试图整合自己的新经济基础——新技术和新经济,以及与西方的新关系。所以,不出所料,外界观察到,在21世纪的今天,梅德韦杰夫的斯科科夫计划竟然招致国内严重反对。就在梅德韦杰夫去年进行“硅谷朝圣”的同时,万里之外,俄罗斯强人普京却在与几千名俄罗斯的哈雷摩托爱好者,共同展示肌肉、发出机械的轰鸣。

当大选迫近,这位年轻时做过DJ、喜欢深紫乐队、齐柏林飞船乐队的俄罗斯新偶像,虽然身材矮小、支持者颇为小众,却似乎更聪明。去年11月,梅德韦杰夫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俄罗斯政治生活的停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稳定’有着‘停滞’的危险”。谁又能知道,当俄罗斯的脸友、推友等等“网络精灵”一旦动员起来,围绕得到俄罗斯公民社会支持的梅德韦杰夫,一次合法的“推特革命”不会发生呢?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