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强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3年12月18日 14:54

曼德拉的诀窍:活得够久

(没办法,还是从腾讯大家搬文章过来)

在学校教授社运课程,虽然难以实操,受着各种限制无法深度介入到社运实践当中,却因全球范围每天的社运发展为每周的课堂提供了最新鲜、丰富的素材,而有可能建立起理论和实践的即时联系,大大弥补了中国当下政治体制对社运屏蔽所产生的认识偏差。这周的课堂上,有学生问起,曼德拉在狱中是如何成为领袖并且领导非国大的反抗种族隔离斗争呢?

我的解释包含了多个因素,如白人政权建立的完备法律制度、相当的媒体自由、国际社会关注、梵二会议后的天主教转变以及冷战背景等等都对曼德拉的领袖塑造和......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7日 11:23

告诉你什么是政客范:低调先生骆家辉

告诉你什么是政客范:低调先生骆家辉

(从腾讯大家搬旧文过来。。。)

美国政治有一项传统,总统会任命自己信任的朋友,通常也是政客,派驻关键国家出任大使。这样的大使,作为总统的直接代理人, 往往有着超出通常国务院体制的私人性质,更能反映总统本人对特定国家关系的政治倾向。比如开国总统华盛顿在美法关系紧张之际,任命门罗(首任驻法公使杰弗 逊的副手)为第二任驻法公使。这段外交经历,不仅帮助门罗日后当选总统,而且奠定了所谓“门罗主义”的基础。

门罗身 上,反映了美国驻外大使的早期特征,即兼具政客与外交官的轨迹和特点。当然,这里说的外交官,指的是职业外交官,通常从行政、外交系统中......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8日 13:00

民主也是长牙齿的:德国宪法保卫局如何捍卫民主?

(原文刊于《凤凰周刊》2013年第8期)

近几年,中国人对民主的认知有了巨大的进步,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学者们如林达和刘瑜等对美式民主的近距离观察和细节感受,“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俨然成为共识,自由女神般的民主想像主导了人们对民主和民主化的渴望。相比之下,对欧洲的民主——一种高度世俗化的民主生活,以阶级合作和协商民主为代表的社会民主,多数中国人仍然缺乏足够认识。恰在不久前,最新007电影《天幕降落》在中国公映,为观众重现了好莱坞背景下一个似乎与时代脱节的军情六局(MI6),但这多少有助于国人了解,民主体制原来如此倚重情报和反间机构。在当今民主国家,对间谍与政治极端主义......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9日 11:51

雾霾中,我听到了全民环境运动的号角

2013年初,当全国性的雾霾久久不散、严寒天气也从北到南,人们终于争相谈论起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的问题了。不仅微博和博客上几乎每天都充斥着这一话题,传统媒体跟进深入报道,连平素冷淡的学界专家也纷纷跨界发言,呼吁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改造环境。在几乎不能呼吸的冬日,环境运动的春天似乎马上就要到来。


这一情形颇类1962年美国环境运动的转折点,那一年美国女生物学家Rachel Carson 撰写的《寂静的春天》出版,与她稍早在《纽约客》连载发表的内容一道,这直指一度广泛使用的杀虫剂DDT的危害,强烈批评危害环境的化工巨头和其他利益集团,引发了美国本土的极大争议,启动了暴风雨般来临的环境保护运动。......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1日 15:04

中国中产阶级的时代病:无法言说的焦虑

中国中产阶级的时代病:无法言说的焦虑

网易专栏

焦虑症,几乎已成中国新生中产阶级的阶级病、时代病。

 
按社科院陆学艺的中产阶级职业说,中国的新生中产阶级主要包括国家公务员和国企管理者,私 营企业主、高级白领和知识分子等,约占人口的22-23%,且以每年1%的速度增加。这个新兴中产阶级的壮大,自1990年代初市场经济正式启动以来,就 被当作新兴公民社会的主体,被赋予了中国社会中坚、改革支持和民主希望等等多重使命。但是,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他们看上去却不堪重负,弥漫着总体 性的焦虑,仿佛时代精神的写照。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3日 11:40

2012,选举与革命的对穿

载于1月上的《南风窗》

相比以狂暴和躁动为政治表征的2011年,正排演多场重要选举的2012年,其看似平静的波面下,激变的潜流同样涌动。基于民主成熟的差异及对选举的操纵程度,各国对待政府换届前的大选预期也大不同,或认为影响政策连贯与调整,或担心直接关涉政权合法性与国家稳定。
   由于选举终究只是一个有限的政治表达工具,人们或许更关心选举结果的政治意涵,即些微的选举意向背后所反映的重大政治转向,乃至集体选举行为本身所无法 充分表达的社会结构变化。尤其在全球金融危机反复震荡和中东震荡继续蔓延的双重阴影下,世界对选举和革命的期待似乎面临对穿。选举能否消解革命,抑或相 反?今年即将在......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2日 23:37

谁的尊严,何种革命?卡扎菲之死及其身后

(上周卡大佐翘了之后的评论)

从2月份班加西首义至今,长达8个月的利比亚内乱终于结束,这不能不感谢利比亚反对派们的坚持与牺牲,也归功于北约提供的7个月空中掩护。当然,最终结束这一切的,还是卡扎菲之死。只有他的死亡,才标志着42年独裁政权的终结,和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奇怪的是,围绕他的死,却产生了许多奇怪的议论。这些天来,国内的主流媒体和微博上都出现了一种声音,声称卡扎菲死于乱枪下、尸体被反对派战士们当作合影纪念品而毫无尊严,彻底暴露出利比亚革命的暴民性质。在宣布利比亚全境解放后,过度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关于引进伊斯兰法律关于一夫多妻的规定、伊斯兰银行做法的讲话,也令利比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5日 22:17

伟大的二流国家:欧洲的危机和新生

从去年开始,欧洲就有政客在哀叹,世界似乎被美、中两个大国接管了,欧洲已经沦落为二流国家了。而且,伴随着欧元危机的加剧,这种危机感愈加常见了,几乎每个欧洲的大小会议上,人们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对欧洲沦为二流国家这个判断,怀疑的人似乎不多。的确,欧洲从人类现代文明的发源地堕落成二流国家,在二次大战的毁灭性结局那一刻就开始了:超过七千万的战争死难者、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种族屠杀都令欧洲蒙上了空前的耻辱。战后的欧洲更是满目苍痍、惨不忍睹:战败国的德国大量的机器设备被红军拆走,还要忍受国内严冬的燃料不足向法国供应煤炭作为战争赔款;战胜国的英国也好不到哪里,大批士兵复员几乎立即加入失业大军,庞大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2日 15:57

风险社会中的危机应对:分权还是集中?

(本周南都专栏,全本,数天前截稿时芽菜仍未被最终确定为病源。)

黄瓜,还是豆芽?这是个问题。截至本周已经带走26条人命的出血性大肠杆菌的病源到底在哪里,在德国仍然是个未知数。是德国政府太无能,还是卫生体制的问题?因为迟迟未确定这种大肠杆菌致命性新变种的病源,德国公众、其他欧洲国家政府和公众对德国联邦政府的批评越来越激烈。人类的社会制度到底能否对付层出不穷的新超级病菌,正在成为欧洲公民社会的争论焦点。

表面上,欧洲的蔬菜生产和销售已经受到极大影响,欧盟对有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等国的菜农赔偿总额从1500亿欧元上调到2100亿欧元,菜农们继续上街义卖、示威,要求得到100%的赔偿。而普通公众呢,却......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00:43

政治学的使命

开了几天会,主流政治学的大佬们最后达成的意见还是先扶墙吧,帮助党国的治理,反正民主化之后也需要治理。

这个立场不算错,至少上比新左更务实,下比民主派更建设。可惜,名声的积累、对公众的影响可能未必能强过左右两拨,只是更机会主义更实用罢了。

不过,如果拿这个当作政治学的使命,恐怕发展不出中国的政治学,跳不出诠释派和御用派的框框,也无力建立与中国政治对话的平等基础,即政治学自身的主体性。

什么是中国政治学的主体性?与政治实践进行对话和互动的基础何在?我以为,只有开放性。开放性是社会科学的主体性特质,也是其科学所在,区别于封闭的、教条的比如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或者神学体系,后者开放......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7日 07:32

梅德韦杰夫:网络新偶像取代哈雷强人?

(本周时代周报评论,涉及革命的段落都被删去,太不像话)

上周,5月18号,一群俄罗斯青年在克林姆林宫附近搞了一次快闪行动。这次快闪不是抗议,也不是无厘头的表现,而是一段街舞,模仿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迪斯科舞蹈动作,向公众传递了一个信息:嗨,梅德韦杰夫是我们的总统,还将是我们的总统!

上月起,有人在YouTube网站上传了一段梅德韦杰夫总统的迪斯科视频,那是他在乡间聚会时的即兴之举,动作笨拙,却十分可爱。视频上传后,点击量暴增,被俄罗斯的许多网站疯传。Facebook上的一个俄罗斯社交群组,“梅德韦杰夫是我们的总统”,遂发起了这次快闪,在“美国男孩”的音乐声中,......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1日 15:26

电荒的本质

很长时间了,不愿用本质这个词,因为太决定论了,但是,当发现有的问题非本质不足以表达其严重性时,还是将就一下吧。比如,现在的南方大旱。虽然三年前三峡蓄水时就预言过必有大旱,局部或者大区域的生态环境、气候都将为之改变,但是,即使诏谕天下、声讨水利系,也无良计可缓,不可逆的破坏已经发生。我们是看客,是顺民,是斗士,都无济于事,我们都背负着面临上帝审判的罪。

尽管如此,大旱同时另一个民生问题——电荒也在在凸显大旱、电荒、通涨、地震等等自然和社会经济现象丛背后的结构性因素:建立在过度消费上的掠夺性权力。

其一,商品流通费用过高,包括物流费用、商场空荡荡的长时营业,尤其百货商场,......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21:01

没有创新

创新两字,时下热词,各种创新工程不一而足,似乎一夜间都明白了山寨无法继续下去了,唯有创新。可是,各式各样的山寨换上个创新的包装照样大行其道,这当然并不算坏,山寨嘛,至少承认人家的好,就偷偷的模仿、逆向仿制,这是虚心的表现,明白进步的方向。

可是有一种创新,很不情愿地学习、借鉴他山之石的碎片,却不愿承认拿来主义,相反,却自以为是的以为天下第一,真是可笑啊。蒙蒙普通人就算了,当被揭穿时,往往恼羞成怒。

最近往重庆山区调查,一个很好的“地方创新”,或者社会管理创新,很应景,也很合乎重庆的大氛围,可谓向革命传统学习,向国际公民社会学习,向东南亚执政党们学习,刚刚跨出了一小步。......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4:37

新左太丑

今天北京风和日丽,凉爽宜人,可能是今年春周结束之后最好的天气。昨天,却是污染天,黄沙漫天,包括校园里的一个报告,在中文系里的一个报告,澳洲华人学者高家村的作者做农村集体经济的报告,简直一派胡言,给校园也给大气增加了少许的污染。

最重要的,其人丑陋既是言语的、内容的、精神的,也是外表的。难怪新左一干人都面目丑陋,形同其心,稍有些拿得出去的面貌的,很容易就成为新左领袖。

幸好,除了捧场的印度学生,还有一两个中国学生结结巴巴战战兢兢问了大清洗的问题。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6:20

迟到的改革,还是最后的改革?

(一开始为新民周刊写的,结果被毙,后发于《思想库》)

当全世界的眼光都被阿拉伯革命吸引,另一场悄悄的革命也同时发生了:1月19日,越南的越共“十一大”闭幕,通过了一个富有“自我批评”精神的改革纲领;4月16日古巴召开古共“六大”,全面启动大规模经济改革。问题在于,这些改革是否来得太迟?

当一场从内而外、超越伊斯兰和民族国家边界、犹如“第二次解放运动”的社会革命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们相信,“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可能正在到来。同时,表面上,在古巴、越南、和朝鲜这几个共产主义阵营剩下的最后几个活化石内部,似乎仍然保持平静,政权似乎......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4日 11:27

《帝国》、黑客、与茉莉花革命

旧文重发,《文化纵横》2011第2期。

Dr.sc.pol.吴强

大约在千禧年或者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前后,后冷战的气氛一度达到高潮,一个新帝国的政治景象呼之欲出。哈特和奈格里(Hardt and Negri)2000年出版的《帝国》(Empire)是其中的佼佼者,很快被译成多个版本,也包括中文版,在国际学界颇有影响。不过,在当时“新保守主义”话语几乎垄断有关帝国的讨论风气下,这本左派风格的《帝国》在中国学界的反响似乎相当有限,仿佛学界这个大酱缸已经俨厚得很、自信得很,流星坠地也不过瞬间之事。类似命运的还有差不多同时引进的卡斯特(Castells)的《信息年代》三卷本,自由派对之不以为然,而所谓“新左&rdq......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5日 10:14

学术抄袭与政治信誉:都有关伦理

(首发于南都3月3日)

3月1日,德国防长古滕贝格终于宣布一个 “痛苦的决定”,辞去国防部长职务,为自己在获取博士文凭时的学术不端埋单。政治伦理与学术伦理孰高疏低,在历时两周的较量、拉锯之后终于明朗,来自学界的愤怒之火暂时平息了。

2009年4月,时年37岁的古滕贝格接任经济部长,成为德国二战后最年轻的部长,9个月后,又被续任的默克尔总理任命为国防部长。上任以来,古滕贝格频频视察德国驻阿富汗军队,鼓舞士气,强硬地称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为“战争”,并对国防军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取消义务兵役制度,展现了战后德国军事领域前所未有的进取姿态。

这一姿态,连带许多政治公关甚或“政治秀”的活动,征......

阅读全文>>